当前的我还是一个不合格的程序员

标题所提出是一个很让自己遗憾的结论,但却是我最近两年脑海中出现次数最多的评价自身的观点。大概是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甚至有基于这个结论考虑过自己是否适合作为程序员继续在深圳这个城市呆下去。目前的情况表明自己还能吃多几年这碗饭。

我相信对于男性程序员而言,应该有很多类似我这样的人,在刚接触计算机前就受到浪漫黑客文化的影响,对这个迷人的世界充满敬意与好奇。尽管在高中阶段逐步接触计算机比较多之后发现要成为小说里的人物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我还是因为希望成为一名游戏开发工程师而选择了这个专业。毕业后没有如愿真的成为游戏开发工程师,而是进入设备研发公司当一名普通的软件工程师。从进入大学之初直至如今进入参加工作的第四个年头,总共这七个年头其实记录的是逐步向生活的妥协。

能对自己的理想妥协,我也就有检讨自己不专注的理由了。也不怕别人笑话,我曾经也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烟火,其实也不过是满地俗得不能再俗得炮仗中的一颗而已。

去年年中正直自己工作进入低谷期,有比较多的时间考虑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现况与未来。在进入现在的这家公司之前我与老板爱因斯坦在前海咖啡馆见面,我就把自己总结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说自己是不可能单独靠自己就能够成功的人,自己情商低,也没有足够的人格魅力能够组建自己的团队。也说过自己对行业的期望,认为进入这行的门槛会越来越低,也以为着竞争也越来越大。当初陈述这些想法其实对自己的职业发展是持悲观态度的,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爱因斯坦居然当场就要我了。不过这两句话说得也确实比较诚实。

情商方面的发展因为成长环境的缘故基本是已经定型了,长足改善我是没奢望的了。不过部分改善倒是有些期待。一是希望以后脸皮能再厚点,我是坚信厚脸皮是能够遮盖情绪的,看起来有城府一点。二是希望以后表述问题的能力能够提升些,毕竟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沟通非常重要。再就是希望情绪管理能力能提高点,毕竟请同事吃饭赔罪是要钱的。

不过另外一个问题却是比较致命的——考虑问题过分细致。这反映到现实情况就是没有开始解决问题就已经考虑很多细节难点,这个跟软件工程提倡的敏捷模式与迭代理念是互悖的。在老东家工作,组长就说过我写代码过早考虑优化的问题,在设计阶段就耗费相当多的时间。目前的工作没有出现太多这种情况,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在这一点有注意,另一部分原因是工作中同事在这方面的互补。

总而言之,我之所以说自己当前不是一个合格的程序员倒不是真的因为自己工作能力上有欠缺,而是考虑自己性格缺点得出的结论。当前的我其实是庆幸自己能够选择了这条路的,也许会觉得这跟我标题提出的观点南辕北辙。但我看过有书说程序员的生涯就得经历禅宗行思说的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几个阶段。我没摸懂自己在哪个山脚下,就纯把这个观点当成对自己的阶段性检验得出的结果,并不就是认为自己无法成为合格的程序员。

彩虹

ChardLau

继续阅读此作者的更多文章